第两千八百七十一章 魂焰(一更河南加油)

陈风笑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全本小说网 www.qb50.net,最快更新大数据修仙最新章节!

    一得真仙嘴上说得轻松,但是对方那一道红光,还真的是应对生魂锁最好的手段。

    魂体最大的攻击能力,就是神魂相抗和污人神魂,他这一击是用生机驱动的,而对方的手段则是烧灼生机,本质上讲是硬碰硬,主要是拼修为。

    他若落了下风是生机受损,对方落了下风则是神魂受损,损伤严重的话,自然会伤及根基,不过一般情况下,谁都不会那么脆弱。

    可对方先驱策出七八只金丹,来分担这一记生魂锁,显然玩的就是人海战术了。

    原本就是修为相差无几,一方驱使炮灰玩人海战术的话,另一方显然要被动一点。

    善冧真仙深明这个道理,抬手也是一道生魂锁打出,“师兄,我来助你!”

    “来得好!”十余只金丹魂体扑了过来,嘴里怪笑着,“倒要看你们有多少生机!”

    善冧真仙只是元婴二层的修为,这些金丹并不怕他,甚至还有魂体认出了他,“此獠是善冧,南域东大营主帅,诛杀了他……东大营可下!”

    “这才是扯淡,”善冧冷笑一声,抖手又打出去一团雾气,“极度冰封!”

    他确实驻守一方,但是小小魂体想诛杀他,难度不是一般大,能重伤他都算了不得了。

    他的状态一旦发生变化,自然有人去他的驻地协防,“东大营可下”那是做梦。

    反正善冧想跑的话,基本上跑得了,恨只恨他现在不但不能跑,有些大杀器都不好随便使用,毕竟那个冯山主说了,要“炼化”魂体。

    他使出了冰封之术,此术按说对魂体没多大用,不过“极度冰封”的话,迟滞这十几个魂体金丹还是没有问题的。

    然而紧接着,又有七八只金丹魂体齐齐怪啸一声,却是发动了对他的神魂攻击。

    这一下,善冧就有点吃不消了,他现在面对的金丹魂体,超过了二十之数,而他只是区区的元婴二层而已,更坑的是,他储物袋里的专业宝器“打魂鞭”,眼下不方便施展。

    一旦将魂体打得灰飞烟灭,不但无法炼化,关键是生于天地散于天地,它们会卷土重来。

    “人多欺负人少吗?”轩辕不器冷哼一声,发出了无数的神识刺,感觉就像“专修神魂”的元婴真仙一般,霸道无比,“今天一定要踏破这万象石林!”

    他的神魂确实很霸道,几只金丹魂体被他当面击中,直接就灰飞烟灭了,其他被命中的魂体,也是一阵剧烈颤动,气息顿时变得不稳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击的威力惊人,善冧真仙也而被从困境中解脱出来,他忍不住撇一撇嘴:我这辈子都没有听说过,居然还有这么水的真君!

    五彩魂体也是一愣,然后才冷笑一声,“原来只是元婴……三哥,不用留手了!”

    空间一阵扭曲,又是一大片灰蒙蒙的阴魂冒头了,打头的就是两只元婴魂体,一只是黑色的,一只是红色的。

    “原来二哥也来了,”五彩魂体大喜,“二哥,要不要堵住他们的后路?”

    “当然……卧槽!”红色元婴魂体直接傻眼了,“你特么管这叫元婴修为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了哈,”轩辕不器打了一个响指,“定!”

    诸多魂体瞬间就被定在了那里,一动不动,灰蒙蒙一片煞是壮观。

    严格来说,定身术是真没有这么简单的,不过他是靠着修为硬吃对方,不需要严苛的手诀,差不多属于那个规则就行了,正经是他修为深厚,压制住了这么多魂体还游刃有余。

    下一刻,冯君取出了那一盏玲珑玉石灯,在灰蒙蒙的氤氲中,灯盏中散放出柔和的灯光,穿透力却是极强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光焰?”善冧真仙下意识地皱一皱眉头,“莫非是冷焰?”

    青雪是玄水门的下派,虽然功法繁多,但大抵是以水属性为主,他也不例外,所以天生就火焰对有所排斥,能让他生不出排斥之心的,十有八九都是冷焰。

    “也许是水……”一得真仙的话说到一半,就倒吸一口凉气,“是魂焰!”

    冯君祭起了玲珑玉石灯,此宝原本不是他能彻底操控的,但是守护者很贴心地在上面设计了一个灵石匣子,他向里面填充了三千块中灵。

    小灯在空中迅速涨大,涨到丈许大小之后,空间一阵扭曲。

    “不~”那红色魂体惊叫一声,整个魂体剧烈地扭曲着,瞬间就被扯进了灯盏中。

    紧随着它被扯进去的,是黑色魂体和那些金丹魂体。

    至于说出尘及以下的魂体,瞬间就分崩离析了,而它们消散之后的氤氲之气……包括整个石林的氤氲之气,都一股脑地冲向了灯盏,就仿佛是龙吸水一般。

    五彩元婴坚持得最久,但也只是多说了一句话,“这是……魔器,大势去矣!”

    就在此刻,轩辕不器轻哼一声,抬手一弹指,“哪里走!”

    “啵儿”地一声轻响——甚至都可能没有轻响,就是空间微微一震,掉出一个人头来,美艳异常却是雌雄莫辨,她(他)眨一眨眼睛,干笑一声,“路过、路过……不~~~”

    下一瞬间,美艳人头就化作了青面獠牙,剧烈地扭动着,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用,紧接着,它就不由自主地投向了那一盏玲珑玉石灯。

    “虚妄天魔!”善冧见状,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,面色也微微一变,“空濛界已经百年未现这种天魔了,看来这界域通道,果然有破绽。”

    “天魔跨界,这不是正常的吗?”轩辕不器盯着那玲珑玉石灯,一边细细看着炼化中的魂体,一边下意识地回答,“别说你们这种新界域了,老界域也难免。”

    他在观看炼化魂体,千重却是抬手掐了几下,然后冲着一个方向一抓,“过来吧!”

    下一刻,一只一人高的魂体被摄了过来,颜色是白中透青,修为赫然是元婴高阶。

    “见过几位上仙,”白色魂体讪笑着一拱手,“我只是路过,真的只是路过,正说去打杀几个魂体,补益一下自身……我是真没招惹过人族修者,愿意立下天道誓言!”

    “我去!”善冧真仙直接傻眼了,“还有这么奇葩的魂体,居然懂得天道誓言?”

    “这不稀奇,”千重冷冷地发话,“被他化自在天魔污染了的生魂,基本都是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不光是善冧,连一得真仙闻言,都愣住了,“天魔污染生魂……它们不是合作的吗?”

    “咦?”这一下,轮到千重意外了,“天魔连人族修者都能污染了,你们为什么觉得,它污染不了生魂?它们是不同源的物种……宗门修者连这点常识都没有?”

    她是实话实说,没有侮辱人的意思,但是这两位恨不得以头抢地——自己被小看无所谓,带累得宗门修者被人小看,罪莫大焉!

    不过轩辕不器这次无心笑话他们,而是指一指那白色的魂体,“是最后一个吗?”

    “万象石林里,应该没有元婴魂体了,”千重一抬手,就像投飞镖一样,将白色魂体扔进了玲珑玉石灯中,然后拍一拍手,随口说一句,“这个吸力……还是有点小了。”

    她帮着冯君将魂体摄过来,固然是本着除恶务尽的心思,但也有试验一下宝器性能的意思,她使出的修为,堪堪是出窍期,这法宝就吸收不动了。

    轩辕不器忙不迭冲她使个眼色,“本来就只是宝器,你还要它能吸收什么级别的?针对魂体能做到这一步,已经很不容易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”一得真仙闻言,也忙不迭地点头,“能收摄元婴期的魂体,我还真想问冯山主一句,不知此宝能否割爱?”

    “你想多了,”轩辕不器和千重齐齐就是一声冷哼,轩辕不器更是明确地表示,“想得此宝,先问问你玄水门舍得出多少极灵吧。”

    “极灵?”善冧闻言就是一怔,“这是能媲美那虚拟对战的法宝吗?”

    “何止,”轩辕不器和千重又是一声轻哼,却是没有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“其实……吸力可以变得大一点的,”冯君干笑一声,抬手又掐一个诀,“只不过我担心吸力太大的话,惊走了一些魂体。”

    随着他的解释,那丈许高的玉石灯盏继续涨大,一直涨大到十余丈,整个灯盏都有点虚幻了,看起来显得不那么真实。

    下一刻,玉石灯盏似乎微微震了一下,吸力陡然增强,上方像是刮起了龙卷风一般,出现了一个数百丈高的氤氲雾气漏斗,不住地扭曲着,翻滚着。

    远处的氤氲雾气被奇快地吸收过来,通过硕大的漏斗,源源不断地投入了灯盏中。

    这旋涡是如此地猛烈,比冯君见到的十五级台风还要强出百倍,甚至有房屋大小的石块,都被吹得滚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然而,这景象虽然震撼,可在场的人除了冯君,都是元婴之上的存在,大家都没有觉得有多震撼,倒是善冧真仙忍不住点头,“似此威力,确实值得用极灵购买。”

    然而下一刻,轩辕不器和千重齐齐白了他一眼,那眼神的意思很明白:你懂个屁!

    (第一更,书友“芳草斜阳”连夜在转移群众,要通宵了,加更一章让她看,没有免费是不想绑架其他小作者,总之,河南挺住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