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千八百六十九章 分道扬镳

陈风笑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全本小说网 www.qb50.net,最快更新大数据修仙最新章节!

    镜灵的话说得有恃无恐,连阴魂大佬都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不过就在这时,冯君出声了,“那我和两名真君陪你在空濛界逗留,莫非是我们欠你的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当然不是,”镜灵确实是只知有己不知有人的强横存在,但是听到这话,也不敢就这么认了,它就算昔日再强大,可现在终究是实力未复。

    所以它表示,“我也不会让你们白忙,待我康复之日,自有一番心意。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你的心意,”冯君摇摇头,淡淡地回答,“我现在就一个要求,既然我能把你带过来,自然也有权力炼制一件宝器,帮阴魂前辈收集养魂液,你不应该反对吧?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不会反对,”镜灵大喇喇地表示,“不过你想替它收集养魂液,那就是你自己的事,不得借助我的力量诛杀魂体。”

    它知道自己扫灭魂体的能力强,当然不想让别人跟着搭车,这想法比较独,但是没毛病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,”冯君非常干脆地答应了下来,“那咱们就此别过,等要离开的时候再汇合。”

    “慢着,”镜灵闻言顿时就是一愣,“你的意思是……咱们各行其是?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了,”冯君很自然地回答,“我不占你便宜,也不想让你占阴魂前辈的便宜,大家各凭本事捕杀魂体……难道不是最公平的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公平了,”镜灵闻言顿时就恼了,“我俩都是魂体,你帮它不帮我,这叫公平?”

    它的修为涨了不少,但是目前寄身的阴阳镜,只是一件出尘期的法宝,它身为器灵,不可能自动役使这种低级法宝,总还要人带着走来走去。

    就像大佬苟在阴魂石的时候,也没什么移动的能力,只有在雷霆原遭遇雷电,才会没命地驱动阴魂石,而它也就是那个时候被冯君戳穿的。

    镜灵现在的修为,可以轻易地诛杀元婴期的天魔,但是它行动不便,去那些魂体聚居之处就很困难,更别说战斗中还需要辗转腾挪。

    “我是你为下界的,这还不算公平?”冯君不高兴地反问一句,“至于说我带着阴魂前辈去找魂体,那也是你不希望它分润你的成果……这难道不是你自己提的要求?”

    镜灵越发地恼了,“你知道我行动不便……我就奇怪了,你为什么这么偏心?”

    在它想来,自己和冯君都是出身地球,而且还有契约,对方就是一只孤魂野鬼罢了。

    “因为你太独了,不懂得合作,”冯君回答得也很直接,“你的性格就是只知有己不知有人,我无意改变你,修者独一点很正常,但是对我来说……修行路上还是要有些伴侣的!”

    镜灵听得就是一怔,然后它勃然大怒,“我还用不着你来教我做事……你不想陪我拉倒,把我转交给那两名真君,总是问题不大吧?”

    它不是不明白对方说得有理,但是任性习惯了的人,有时候很难讲道理。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,”冯君毫不犹豫地回答,“但是人家愿不愿意帮你,我可是不负责。”

    镜灵沉默了,它真没有想到,这家伙做事竟然如此地果决,一点都不把自己当回事。

    冯君没听到它的回复,那就直接当它答应了,于是找到了轩辕不器和千重,将镜灵的要求说了一遍——当然,他并没有提阴魂大佬的事。

    “帮镜灵前辈找魂体……你不跟着?”轩辕不器的眉头紧皱,想也不想就摇头,“这恐怕不方便,我交朋友喜欢各交各的。”

    千重也很干脆地摇头,“这位前辈我们是高攀不起,出点岔子的话,承担不起后果。”

    镜灵闻言大怒,不过最终,化作重重的一哼——它的骄傲,不允许它做任何解释。

    千重却忍不住解释一句,“我们不是怀疑前辈,但是之所以下界,是因为我们跟冯山主交情深厚,前辈若是执意跟他分开,不如……问一问一得或者挽辉?他俩没准愿意陪同。”

    其实她说“不怀疑”,正是代表了一定程度的怀疑,他俩不知道冯君和镜灵之间发生了什么,但若是论信任的话,两人显然更愿意相信冯君。

    这二位知道镜灵曾经的境界很高,但是他俩一点不认为,镜灵所掌握的机缘一定就比冯君多,而且这一只前辈,明显比冯君难打交道。

    都是老江湖了,谁也不会在这种小事上翻船——选定了阵营,就该坚决地走下去,为了一个前途未卜的前辈,坏了跟冯君这位“多宝童子”的交情,这得多么脑抽才做得出?

    镜灵见他们婉拒自己,心中是十分的不喜,想它昔日是何等的存在,现在愿意给对方接触自己的机会,可以说已经是足够放下身段,给了对方一个机缘。

    要是换成它在火星苟延残喘的时候,或者也不会介意眼前的情形,毕竟恢复本源才是第一位的,可现在不同了,它已经有了恢复本源的渠道,所差的无非是时间,它就又重拾骄傲。

    所以哪怕跟冯君有点不睦,镜灵还是很干脆地通知冯君,“算了,我不需要那两个小元婴带着我,你让喻轻竹过来带我好了。”

    冯君断然拒绝,“那不可能,她才出尘初阶,这可是一个陌生的界域。”

    “陌生的界域又如何?”镜灵不以为意地回答,“有我护着她,谁奈何得了她?”

    你真以为所有人都要围着你转?冯君越发地着恼了,也就是他知道,镜灵的思路跟一般修者不一样,才反问一句,“我无意冒犯,但如果别人不愿意给你面子,你能护住自己吗?”

    镜灵闻言无语了,好半天才悻悻地哼一声,“说到底,你就是不想让我独自行动。”

    “得,我给你选个人好了,”冯君无奈地摇摇头,“曲涧磊可以吗?”

    赤凤派也是金乌下派,而曲真人跟他的关系不一般,万一出点事,赤凤也不会太抱怨。

    镜灵想一想,不情不愿地表示,“那行吧,你让挽辉那小子也跟着。”

    这就要分道扬镳了吗?冯君心里是真的有点无奈,但他也不想惯对方毛病,同时暗暗下定决心:绝不带这厮去第二个界域刷魂体了。

    不但不带它去刷魂体,等大部分的法宝炼制完后,他不会再给它张罗极灵资源了,而是要请守护者把它送回火星……到了那里随便你怎么折腾!

    冯君一向觉得,自己算是个好说话的,而他张罗点养魂液也不仅仅是为自己,阴魂、守护者这些存在,应该都需要养魂液,偏偏遇到镜灵这么独的家伙。

    他心里存了绝断之意,镜灵却是感知到了,一时间它有点奇怪,“你这是在生我的气了?就为了那一只孤魂野鬼?”

    “不仅仅是为了阴魂前辈,”冯君也不否认,而是正色回答,“修炼资源都是要靠争取得来的,没有谁天生就该拥有那么多资源,你太以自我为中心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算了,我也没资格说教你,反正只知道索取不知道付出的,不会是我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我本就天生高贵!”镜灵毫不犹豫地回答,“做我的朋友,是你的荣幸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我不想要这份荣幸,”冯君毫不犹豫地回答,“所以,也不勉强你!”

    他说得还算客气,阴魂大佬就不客气了,“你倒是高贵,比拉善盟上空那位如何?”

    “若是全盛时期,我和它也不相伯仲,”镜灵气呼呼地回答,其实这话已经是在吹牛了,不过它在气头上,哪里管得了那么多?

    “我还想着炼制出一些养魂液之后,分润那位一部分呢,”大佬不屑地哼一声,“若说天生高贵,我也不差你多少,你怎么就这么没眼力呢?”

    “我并不需要眼力,大道之争,来不得半点谦让,”镜灵傲然回答,“有实力才最重要。”

    大佬嗤之以鼻,“问题是现在你有实力吗?猎杀点魂体还要别人带着走,真不知道你从哪儿来的这份自信,说实话,你能活到现在不陨落,那都是奇迹了。”

    出乎意料的是,镜灵居然没有再嘴硬了,好半天之后,它才轻哼一声,“那也不用曲涧磊了,你直接找挽辉,让他带我一程就好,倒要看一看你们怎么猎杀魂体!”

    既然话说成这样,分成两支队伍就是不可避免的事情了,挽辉真仙得到阴阳镜的时候,眼中忍不住掠过一丝异芒,“此物……太过贵重了吧?”

    他虽然不怎么下界,也知道白砾滩有镜灵,可以炼制异宝。

    “无妨,劳烦真仙持有一下就是了,”冯君不以为意地摆一摆手,他这可不是赌对方人品,而是能推演出来,此人对宗门非常忠诚,也不是那种见利忘义之人。

    而且除了他之外,千重也很擅长推演,还能预感到一些凶吉,她并没有发出什么警告。

    挽辉真仙得了阴阳镜之后离开,冯君也就没有继续关注,他现在更关心的是,守护者能不能炼制出来提炼养魂液的宝器,如果能的话,需要花多长时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