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四十七章 解毒

天蚕土豆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全本小说网 www.qb50.net,最快更新万相之王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你说它会给你单独传信,是想找你帮它解毒?”

    当鹿鸣听见李洛说出这个猜测的时候,脸颊上也不由得浮现出一些惊讶之色,旋即她打量着眼前那颗硕大的银色树心上面所插着的黑色树刺, 那上面所散发的毒气显然极其的可怕,即便她隔着一些距离,但依旧是感觉到了极为强烈的危机。

    “李洛,不是我贬低你,但这种级别的剧毒,你确定是你能够接触的?”她忍不住的问道。

    这雷鸣树所具备的力量相当不俗, 可即便如此, 也被这种特殊的树刺剧毒所削弱与压制, 可见其毒性之强烈,李洛一个小小的相师境如果想要去净化这种毒气,那无疑是在以身犯险,稍有不慎,就是万劫不复。

    李洛迈着步子,左右看了看银色树心上面的毒刺,沉吟道:“这种毒气的确很可怕,以我的能力想要化解, 那简直就是在痴人说梦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这些毒刺似乎是形成某种特定的毒阵,如此一来,就能够将毒气完全的封闭,压制在这树心之中, 对它进行着蚕食与侵蚀,这是很精妙的手法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我想, 雷鸣树应该也没真指望我能够帮它将毒气完全的化解。”

    “它的目的...或许是希望我为它将这严密的毒阵, 松一个口子。”

    随着李洛自言自语的将这些话说出来, 眼

    书友们在热火朝天地讨论最新剧情, 快来起#点-读-书-,一起参与进来吧!

    “你说它会给你单独传信,是想找你帮它解毒?”

    当鹿鸣听见李洛说出这个猜测的时候,脸颊上也不由得浮现出一些惊讶之色,旋即她打量着眼前那颗硕大的银色树心上面所插着的黑色树刺,那上面所散发的毒气显然极其的可怕,即便她隔着一些距离,但依旧是感觉到了极为强烈的危机。

    “李洛,不是我贬低你,但这种级别的剧毒,你确定是你能够接触的?”她忍不住的问道。

    这雷鸣树所具备的力量相当不俗,可即便如此,也被这种特殊的树刺剧毒所削弱与压制,可见其毒性之强烈,李洛一个小小的相师境如果想要去净化这种毒气,那无疑是在以身犯险,稍有不慎,就是万劫不复。

    李洛迈着步子, 左右看了看银色树心上面的毒刺, 沉吟道:“这种毒气的确很可怕, 以我的能力想要化解,那简直就是在痴人说梦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这些毒刺似乎是形成某种特定的毒阵,如此一来,就能够将毒气完全的封闭,压制在这树心之中,对它进行着蚕食与侵蚀,这是很精妙的手法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我想,雷鸣树应该也没真指望我能够帮它将毒气完全的化解。”

    “它的目的...或许是希望我为它将这严密的毒阵,松一个口子。”

    随着李洛自言自语的将这些话说出来,眼    “你说它会给你单独传信,是想找你帮它解毒?”

    当鹿鸣听见李洛说出这个猜测的时候,脸颊上也不由得浮现出一些惊讶之色,旋即她打量着眼前那颗硕大的银色树心上面所插着的黑色树刺,那上面所散发的毒气显然极其的可怕,即便她隔着一些距离,但依旧是感觉到了极为强烈的危机。

    “李洛,不是我贬低你,但这种级别的剧毒,你确定是你能够接触的?”她忍不住的问道。

    这雷鸣树所具备的力量相当不俗,可即便如此,也被这种特殊的树刺剧毒所削弱与压制,可见其毒性之强烈,李洛一个小小的相师境如果想要去净化这种毒气,那无疑是在以身犯险,稍有不慎,就是万劫不复。

    李洛迈着步子,左右看了看银色树心上面的毒刺,沉吟道:“这种毒气的确很可怕,以我的能力想要化解,那简直就是在痴人说梦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这些毒刺似乎是形成某种特定的毒阵,如此一来,就能够将毒气完全的封闭,压制在这树心之中,对它进行着蚕食与侵蚀,这是很精妙的手法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我想,雷鸣树应该也没真指望我能够帮它将毒气完全的化解。”

    “它的目的...或许是希望我为它将这严密的毒阵,松一个口子。”

    随着李洛自言自语的将这些话说出来,眼    “你说它会给你单独传信,是想找你帮它解毒?”

    当鹿鸣听见李洛说出这个猜测的时候,脸颊上也不由得浮现出一些惊讶之色,旋即她打量着眼前那颗硕大的银色树心上面所插着的黑色树刺,那上面所散发的毒气显然极其的可怕,即便她隔着一些距离,但依旧是感觉到了极为强烈的危机。

    “李洛,不是我贬低你,但这种级别的剧毒,你确定是你能够接触的?”她忍不住的问道。

    这雷鸣树所具备的力量相当不俗,可即便如此,也被这种特殊的树刺剧毒所削弱与压制,可见其毒性之强烈,李洛一个小小的相师境如果想要去净化这种毒气,那无疑是在以身犯险,稍有不慎,就是万劫不复。

    李洛迈着步子,左右看了看银色树心上面的毒刺,沉吟道:“这种毒气的确很可怕,以我的能力想要化解,那简直就是在痴人说梦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这些毒刺似乎是形成某种特定的毒阵,如此一来,就能够将毒气完全的封闭,压制在这树心之中,对它进行着蚕食与侵蚀,这是很精妙的手法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我想,雷鸣树应该也没真指望我能够帮它将毒气完全的化解。”

    “它的目的...或许是希望我为它将这严密的毒阵,松一个口子。”

    随着李洛自言自语的将这些话说出来,眼    “你说它会给你单独传信,是想找你帮它解毒?”

    当鹿鸣听见李洛说出这个猜测的时候,脸颊上也不由得浮现出一些惊讶之色,旋即她打量着眼前那颗硕大的银色树心上面所插着的黑色树刺,那上面所散发的毒气显然极其的可怕,即便她隔着一些距离,但依旧是感觉到了极为强烈的危机。

    “李洛,不是我贬低你,但这种级别的剧毒,你确定是你能够接触的?”她忍不住的问道。

    这雷鸣树所具备的力量相当不俗,可即便如此,也被这种特殊的树刺剧毒所削弱与压制,可见其毒性之强烈,李洛一个小小的相师境如果想要去净化这种毒气,那无疑是在以身犯险,稍有不慎,就是万劫不复。

    李洛迈着步子,左右看了看银色树心上面的毒刺,沉吟道:“这种毒气的确很可怕,以我的能力想要化解,那简直就是在痴人说梦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这些毒刺似乎是形成某种特定的毒阵,如此一来,就能够将毒气完全的封闭,压制在这树心之中,对它进行着蚕食与侵蚀,这是很精妙的手法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我想,雷鸣树应该也没真指望我能够帮它将毒气完全的化解。”

    “它的目的...或许是希望我为它将这严密的毒阵,松一个口子。”

    随着李洛自言自语的将这些话说出来,眼    “你说它会给你单独传信,是想找你帮它解毒?”

    当鹿鸣听见李洛说出这个猜测的时候,脸颊上也不由得浮现出一些惊讶之色,旋即她打量着眼前那颗硕大的银色树心上面所插着的黑色树刺,那上面所散发的毒气显然极其的可怕,即便她隔着一些距离,但依旧是感觉到了极为强烈的危机。

    “李洛,不是我贬低你,但这种级别的剧毒,你确定是你能够接触的?”她忍不住的问道。

    这雷鸣树所具备的力量相当不俗,可即便如此,也被这种特殊的树刺剧毒所削弱与压制,可见其毒性之强烈,李洛一个小小的相师境如果想要去净化这种毒气,那无疑是在以身犯险,稍有不慎,就是万劫不复。

    李洛迈着步子,左右看了看银色树心上面的毒刺,沉吟道:“这种毒气的确很可怕,以我的能力想要化解,那简直就是在痴人说梦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这些毒刺似乎是形成某种特定的毒阵,如此一来,就能够将毒气完全的封闭,压制在这树心之中,对它进行着蚕食与侵蚀,这是很精妙的手法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我想,雷鸣树应该也没真指望我能够帮它将毒气完全的化解。”

    “它的目的...或许是希望我为它将这严密的毒阵,松一个口子。”

    随着李洛自言自语的将这些话说出来,眼    “你说它会给你单独传信,是想找你帮它解毒?”

    当鹿鸣听见李洛说出这个猜测的时候,脸颊上也不由得浮现出一些惊讶之色,旋即她打量着眼前那颗硕大的银色树心上面所插着的黑色树刺,那上面所散发的毒气显然极其的可怕,即便她隔着一些距离,但依旧是感觉到了极为强烈的危机。

    “李洛,不是我贬低你,但这种级别的剧毒,你确定是你能够接触的?”她忍不住的问道。

    这雷鸣树所具备的力量相当不俗,可即便如此,也被这种特殊的树刺剧毒所削弱与压制,可见其毒性之强烈,李洛一个小小的相师境如果想要去净化这种毒气,那无疑是在以身犯险,稍有不慎,就是万劫不复。

    李洛迈着步子,左右看了看银色树心上面的毒刺,沉吟道:“这种毒气的确很可怕,以我的能力想要化解,那简直就是在痴人说梦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这些毒刺似乎是形成某种特定的毒阵,如此一来,就能够将毒气完全的封闭,压制在这树心之中,对它进行着蚕食与侵蚀,这是很精妙的手法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我想,雷鸣树应该也没真指望我能够帮它将毒气完全的化解。”

    “它的目的...或许是希望我为它将这严密的毒阵,松一个口子。”

    随着李洛自言自语的将这些话说出来,眼    “你说它会给你单独传信,是想找你帮它解毒?”

    当鹿鸣听见李洛说出这个猜测的时候,脸颊上也不由得浮现出一些惊讶之色,旋即她打量着眼前那颗硕大的银色树心上面所插着的黑色树刺,那上面所散发的毒气显然极其的可怕,即便她隔着一些距离,但依旧是感觉到了极为强烈的危机。

    “李洛,不是我贬低你,但这种级别的剧毒,你确定是你能够接触的?”她忍不住的问道。

    这雷鸣树所具备的力量相当不俗,可即便如此,也被这种特殊的树刺剧毒所削弱与压制,可见其毒性之强烈,李洛一个小小的相师境如果想要去净化这种毒气,那无疑是在以身犯险,稍有不慎,就是万劫不复。

    李洛迈着步子,左右看了看银色树心上面的毒刺,沉吟道:“这种毒气的确很可怕,以我的能力想要化解,那简直就是在痴人说梦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这些毒刺似乎是形成某种特定的毒阵,如此一来,就能够将毒气完全的封闭,压制在这树心之中,对它进行着蚕食与侵蚀,这是很精妙的手法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我想,雷鸣树应该也没真指望我能够帮它将毒气完全的化解。”

    “它的目的...或许是希望我为它将这严密的毒阵,松一个口子。”

    随着李洛自言自语的将这些话说出来,眼    “你说它会给你单独传信,是想找你帮它解毒?”

    当鹿鸣听见李洛说出这个猜测的时候,脸颊上也不由得浮现出一些惊讶之色,旋即她打量着眼前那颗硕大的银色树心上面所插着的黑色树刺,那上面所散发的毒气显然极其的可怕,即便她隔着一些距离,但依旧是感觉到了极为强烈的危机。

    “李洛,不是我贬低你,但这种级别的剧毒,你确定是你能够接触的?”她忍不住的问道。

    这雷鸣树所具备的力量相当不俗,可即便如此,也被这种特殊的树刺剧毒所削弱与压制,可见其毒性之强烈,李洛一个小小的相师境如果想要去净化这种毒气,那无疑是在以身犯险,稍有不慎,就是万劫不复。

    李洛迈着步子,左右看了看银色树心上面的毒刺,沉吟道:“这种毒气的确很可怕,以我的能力想要化解,那简直就是在痴人说梦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这些毒刺似乎是形成某种特定的毒阵,如此一来,就能够将毒气完全的封闭,压制在这树心之中,对它进行着蚕食与侵蚀,这是很精妙的手法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我想,雷鸣树应该也没真指望我能够帮它将毒气完全的化解。”

    “它的目的...或许是希望我为它将这严密的毒阵,松一个口子。”

    随着李洛自言自语的将这些话说出来,眼